台湾省的历史演变

 台湾何时开始载人中国文献?这个问题一时说不清楚-《尚书》是中国最早的一部历史书,其中的《禹贡篇》把当时的中国分成九州,扬州属于东南方的一州,其领域北到淮河,东南到海。清康熙年间高拱乾所修的《台湾府志》说,台湾属于《禹贡》的扬州之域。《尚书·禹贡篇》又记载,有“岛夷卉服”的人,预备各种特产,随时待命来贡、有人认为“岛夷”是指台湾番人,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记载,海中有三神山,名为蓬莱、方丈、瀛洲。有人说瀛洲就是台湾。《汉书·地理志》记载,会稽海外有东-人,分为二十余国,时来中国贡献。有人认为东'可能是指今日台湾或琉球。以上诸说目前郡是不能求证的,不过也不无道理。须知台湾与大陆之间仅隔一海峡,最近处不过130多公里,而且台湾岛上3000米以上的高山众多,雄峙于海上。据明清时记载,在福建海坛岛的大姨山上,甚至在福州东北的鼓山高处,当天朗气清时,都可以依稀望见“小琉球”。那时台湾称为小琉球,明确无疑。又据清人亲赴台湾者记载,自厦门登舟出海,当天气晴明时,海上无云遮蔽,未到澎湖之前,可以先见台湾堵山:若常日风顺,自厦门或金门扬帆,一日夜可至澎湖,又一日夜可至台湾鹿耳门、由此可见,在福建沿海一带,台湾是不难发现的,在那帆船时代,台湾晦峡也是不难渡过的:既然如此,台湾有可能很早就进入中国历史的记载,因此,虽然上述诸说还不能证实,但也不可轻易否定,只好暂且存疑,以俟将来辨明:(二)三国时吴国对台湾的经略和认识


根据可靠记载,到了三国寸代,台湾明确称为夷洲:三国时的吴国立国于江南,领域包有会稽及东南滨海地带,和海外的关系极为密切,造船事业与海上交通的发达都超过了前代,所以孙吴政权对于海上经营颇为注意?据《三国志·吴志》孙权传记载,黄龙二年(230年)春正月,孙权派遣将军卫温、诸葛直,率领甲士万人,渡海去求夷洲及禀洲;由于禀洲绝远,没法到达,只到了夷洲,并俘数千人而还。此役是大陆王朝开始经略台湾的一件大事÷又《三国志·吴志》全踪传记载,此役历时“经年”,士卒多染疾病,死者十有八九:由于上万甲士到达夷洲,而且停留将及一年,自然增加了吴人对夷洲的知识。

夷洲所以能确定为台湾,有赖于吴国丹阳太守沈莹所作《剑临海水土志》 (见《太平御览》卷780索引)关于夷洲的记述。《剑临海水土志》记载说:“夷洲在临海东南,七郡二千里,土地无霜雪,草木不死,四面是山,众山夷所居、”吴国临海郡的地域,大约北起今浙江宁海、天台,南迄福建闽江人海口以北沿海一带,所谓夷洲“去郡二千里”,这与台湾的方位正相符合。至于夷丸的气候、地形、山夷等,也皆与台湾相同。《临海水土志》又记述夷洲物产及山夷居住、饮食、嫁娶、穿耳、凿齿、猎首等习俗,所述情形都可以在明清时关于台湾的著述里找到对证。只是刽临海水土志》说到山顶有越王射的之白石,在明清时代的台湾已无迹可寻,大概是由于时代久远不存了。又说到山夷处于石器时代,使用青石做成的箭头、刀斧等,这种情形在明清时代的台湾也不见了,这是由于台湾番族已脱离了石器时代。沈莹于吴主孙皓在位期间(264—280年)撰成们临海水土志》,记载夷洲具体翔实,有如亲历目睹,学者们推测沈莹可能参与黄龙二年夷洲之役,至少也应是接触过夷洲之役归来将土。由于《临海水土志》所提供的记述,绝大多数学者都以为夷洲确是台湾,今日几乎已成为定论。(三)隋代再次大举经略台湾

大陆王朝经营台湾,到了隋代,又再有大举。台湾在隋代称为流求。据《隋书》流求国传、陈棱传等记载,大业元年(605年),有海师何蛮上奏,每逢春秋二季,天清风静时,向东方望去,依稀似有烟雾之气,也不知有几千里。大业三年(07年),炀帝派羽骑尉朱宽人海求访异俗,何蛮一同前往,到了流求,因言语不通,掠一人而返。炀帝雄心不已,次年,再派朱宽前往招抚,流求仍不服从,朱宽取其布甲而还。炀帝因见招抚不成,决定以武力讨伐。大业六年(610年),炀帝派武贲郎将陈棱、朝请大夫张镇州,率领东阳(今浙江金华、永康等地)兵万余人,自义安(今广东潮州)渡海,先到高华屿(今澎湖群岛的花屿大屿),又东行二日,到(句黾)鲈屿(今澎湖群岛的奎壁屿),又过一日,便到流求。流求人初见船舰,以为是商旅到来,纷纷至军中贸易,这说明当时大陆与流求之间有商业往来。陈棱率兵登岸后,击败流求人的抵抗,俘其男女数千人而归。

目前学者大都认定隋代的流求就是台湾,但也有少数学者则认为是今日琉球。应该以台湾说为是,理由主要有两点:第一,以方位与距离而言,《隋书》的流求应为台湾,而非今日琉球。因台湾距大陆福建甚近,所以天晴时自福建沿海可以望到。《隋书》流求国传说:“每春秋二时,天清风静,东望依希似有烟雾之气。”若是今日琉球,那便望不到了。明嘉靖间陈侃奉命出使琉球国(今日琉球),以所见所闻著成《使琉球录》一书。他在书中写道:“地之相去,近则可望,远则视之而弗见也。琉球去彭湖不下数千里,山川出云蜃气作雾,则光景且伏矣,烟火可得而相望乎?”第二,就风土人情而言,《隋书》的流求也应为台湾,而非今日琉球。《隋书》流求国传所载风土事物,与清人笔下的台湾风物大都相合,而与《使琉球录》中的琉球国风物则大不合。(四)南宋收纳澎湖入版图

《宋史》所称的流求,无疑是指台湾,此为学者所公认-《宋史}外国列传流求国条说:“流求国,在泉州之东,有海岛曰澎湖,烟火相望。”据记载,宋代已有汉民渡海来台湾.如清人朱仕 的纠、琉球漫志》说,台湾用钱,多是北宋年号的钱。大概北宋时有汉人流寓台湾,所以带去了北宋的钱。当然,这些北宋的钱,也可能是以后流人台湾的:清人郁永河的《裨海纪游》说,南宋时候,元人灭金国,金人有浮海来台湾者。康熙《诸罗县志·外纪》说,南宋零丁洋之败,残军有逃往台湾者。

    A+
发布日期:2019-04-08   
  • 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文章来自网络或雷火体育网自媒体,不代表雷火体育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  • 版权声明:本站原创文章,于2019-04-08 ,由雷火体育发表。
  • 转载请注明:台湾省的历史演变| 雷火体育